首页 全部分类 游戏竞技 左道江湖

第708章 23.终章.群星之外的故事

左道江湖 驿路羁旅 11393 2021-03-03 21:05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左道江湖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梅林看上去像是个靠谱的大佬,也像是个温和而热情,又深藏不漏的前辈。

  他和沈秋的交集不多。

  真正认识到现在,也只是多说了几句话,但他给沈秋的印象不错,没有强权,没有强制,只是心平气和的说完了前因后果,又如当初安排他人生一样,给了他一个选择。

  有的选,永远是最幸福的。

  不过,这位大佬也不是总靠谱的,就如眼前这时间流速不同的事,就让沈秋心中充满了怒火。

  世界熔炉的火很热。

  很烫手。

  哪怕以武君宝体的坚韧,被丢入其中的一瞬,沈秋都有种要融化于此的感觉,但顶过了烈焰加身的第一波,很快,那种灼热就变了一种姿态。

  它像是流水一样,覆盖在沈秋的躯体,又渗入筋骨之下,血肉之中。

  像极了以灵气和龙气淬体,打通宝体最后关节的那一幕,但眼下这经历,显然更离奇,更难得。

  虽然并不清楚这个宇宙熔炉,到底是什么级别的灵物,但从它能够供应整个群星宇宙的能源来看,它必然是一件非常厉害的东西。

  在沈秋置身于创世之火中时,他也能隐约从四周的火光中,感知到一抹注视。

  这个熔炉本身,似乎也有自己的神智与意志。

  它是个生命体!

  不,这么说不准确。

  熔炉本身没有生命,但它却延伸出了高于生命之外的意识,很像是沈秋那个世界中存在的精怪,以自然而生。

  但那个意志,并没有和沈秋有过多交流。

  它只是不断的将充满了生命能量和新生意志的火,如锻炉锻打一样,充盈在沈秋体内。

  沈宗主感觉自己的形体在被转化破坏。

  就像是融化。

  自己的躯体四肢,融化成了一团没有形体,如软泥怪一样的体态,又随着熔炉中的机关发出轰鸣,像是被融化的铁水,顺延着熔炉本身的膛炉流出,被放入一处淬火一样的池中。

  热量在飞速褪去。

  那饱含着温和的水流遍布上来,将沈秋淹没,他的意识也在这一瞬变得模糊,像极了睡熟之时的慵懒。

  也不知过了多久,兴许只是一瞬,沈秋便重新睁开了眼睛。

  他感觉到了呛入鼻腔的水,便猛地坐起身来。

  自水中起身,身上的白衣黑衫竟并未被火焰融化,而是和之前一样,完完整整,而自己的四肢躯体,也完好无损。

  他低下头,在充盈波澜的水面,看着自己那张脸。

  依然是自己原本的样子。

  没有丝毫变化。

  但外表如此,不代表着内在如此,躯体内部,已是天翻地覆,这种变化,并不在于躯体五脏层面,而在于更深邃的层次。

  生命的形态,已在创世熔炉的淬炼中,得到了进化与改善。

  通俗点说,他之前与老祖相斗时,开了乾坤锁,用了舍身决才达到的极致武力,如今已被常态化。

  而体内经络中流淌的灵气,更是在创世之火的煅烧中,被压缩提纯到更高的能量水平中。

  沈秋尝试了一下,舍身决依然可用。

  而以曾经的极致武力,再加以舍身决的九分推进,实力暴涨可达十倍以上,他甚至不敢用全力,他还控制不住这种“入职福利”后,带来的新力量。

  但若是老祖此时在他眼前,沈秋有信心,能在十招之内,把他捶成一团烂泥,哪怕是龙虎君的宝体,也决计承受不住这等力道。

  而且还不止于此。

  沈秋之前临走时,将老祖的大道巨灵,那缠绕着剑玉中大道感悟的力量,以鬼武之法,吸纳四成于魂灵之上。

  但根本没时间去做深切感悟,加以理解。

  而这一次的熔炉炼化,竟把那些大道感悟,也如融化重塑一般,融入了沈秋的魂灵之中,成为了他所有力量的一部分。

  时光的变化,梦境显现,还有魂灵之力,都成为了类似于神通一样,可以被随手用出,不必担心损耗的对敌手段。

  这倒是让沈秋多了几分惊喜。

  他从这淬火的水池中站起身来,忘川经功法转入火行,随身一转,便将衣物烘干,又摸了摸胡须,然后转身,对身后还在运作的,如神迹一样的宇宙熔炉鞠了一躬。

  算是感谢。

  而在他起身,准备返回自己世界的那一瞬,他便听到了一个苍老的,又像是无数个声音混在一起的音调,于他耳中响起。

  “你倒是挺有礼貌,比梅林好多了。”

  “嗯?”

  沈秋诧异的抬起头,看着眼前精密无垠的宇宙熔炉,大概是没猜错,这声音,就是源于眼前这处于群星核心中的神秘之物。

  “不必如此看我,你之前,不也感觉到我的存在了吗?”

  那个声音笑呵呵的回了句。

  倒是让沈秋撇了撇嘴。

  这些大佬,一个个的,似乎听读人心就是标配,刚才与梅林初见时,他不显山不露水的,也用过同样的手段。

  能知晓人心。

  “你也可以的,你的身体已经被我用创世之火梳理过,是梅林吩咐的,说是什么给老乡的礼物之类的。

  你的灵魂本就要比其他生灵更坚韧,如今被淬炼后,自然也有种种神异,不过需要你自己去慢慢探索,慢慢练习了。”

  熔炉之声慢悠悠的说到:

  “你刚才和梅林的对话,我都听到了,你似乎要离开这片群星,去做一些重要的事,我想拜托你一件事,就当是我雇佣你吧。

  如果你能做到,我还有更多的好处给你。”

  “请说。”

  沈秋做了个请的姿势,那熔炉之音停了停,这才开口说到:

  “我本来自于一个崩溃死去的宇宙,得了梅林他们帮忙,才在影域中得到了重生,和这个本诞生于虚妄的群星一样,进入了新的轮回。

  我算是活了过来,就像是个将死的老头,一下子变回了身强力壮的年轻人,这种感觉很不错,那些快要腐朽的骨头,都松泛了很多。

  梅林这人,对我也不错。

  不过有些我个人的小小需求,也不能总去麻烦他。

  你看,我这么大的个头,轻易走不得呢。

  但作为熔炉而言,在长久的辗转奔波中,我的躯体也受到了些小小的损害,你若用心去看,就能看到,我身体上有很多裂痕。

  它并不影响我的燃烧,但很不美观。

  用你们人类的话说,就是伤疤,很丑,我想把它们都愈合,但材料,很难找。”

  熔炉的意识像是转过了注意力,放在沈秋身上,顿时有股沉重的力道,压在他躯体灵魂之上。

  这个熔炉之魂,看似低调,但从这重压来看,也和梅林一样,兴许是个深藏不漏的老怪物了。

  它倒是不在意沈秋心中所想,像极了一个老头子,慢悠悠的对沈秋说:

  “要修复宇宙熔炉,材料,肯定要从其他宇宙熔炉那里找,我想请你去其他宇宙的时候,随手帮我找一些残缺材料回来。

  最好是一个将死的宇宙,光热消散,热寂到来,会让我这样的熔炉,因为灭火太快,而不能充分燃烧,从体内分裂。

  那些剥离出来的残缺部分,对我来说,就是最好的养料,不但可以修复损伤,而且...

  味道也非常不错。

  你呢,如果能给我找来一些,我也可以满足你的一些小小的需求,大家互相帮助。

  能来宇宙熔炉的生命太少了,我也不知道你是不是靠谱,但我能寻求帮助的人就这么点,所以就请你用心去做。”

  熔炉说:

  “我从你的记忆里,看到了一些有意思的东西。

  你那个世界,规则破碎了,你这趟回去,就要想办法重塑那些规则,给你的世界架起存在层面的保护,让它不再失序。

  但这个活,就靠你现在的知识,怕是做不到的。

  就当是预支报酬吧,我教你重塑世界规则,这可是我的拿手活,如果你不去请教梅林,那么这些知识,你得化好多年才能学到。

  不过,你若拿了我的知识,就当是契约定下了,好不好?”

  沈秋迟疑了片刻,又摸了摸袖口中的玉石,便点了点头,下一瞬,便有庞大的知识如水流般涌入他脑海中。

  确实,很复杂,很晦涩的知识。

  但下一瞬,便有个嘲讽的,浪荡的声音,在沈秋身后响起:

  “喂,新晋天父,你被这老熔炉骗了!这些知识,在渡鸦之书里,都有记载呢,你这蠢货!”

  “呵呵”

  眼见自己的把戏被揭穿,那熔炉之音发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声,下一瞬便敛去,反正,契约已经定下了。

  沈秋以后,就是它的打工人了。

  沈宗主也是一脸愕然,他回头看着身后提醒的家伙,发现那是一只狗子。

  纯白色的,如哈士奇一般的狗子,双眼是蓝色的,非常威武,在护心处,有黑色的毛发,在脖子上还挂着一副防风镜。

  这狗子脸上有讥讽的笑容,怎么看怎么古怪。

  “你又是谁?”

  沈秋将身旁悬浮的渡鸦之书的幻影拿起,翻了几页,果然,如这狗子所说,熔炉之前给他的知识,关于如何重塑世界规则,在书中有详细的记载。

  自己果然被骗了。

  “我和那只大坏猫是认识的,不过关系不好,经常打架。”

  神秘的狗子蹲在沈秋眼前,它歪着脑袋,对沈秋说:

  “它之前做错事,毁了你们那个世界的时候,我还在场呢,它被责罚到你们的世界受苦六十年,我高兴都来不及。

  结果你这混蛋,却提前三十年,把它又送了回来,真是让我非常失望。”

  说着话,这狗子对沈秋呲牙咧嘴,一副不满。

  但随后,它的话音一转,又说到:

  “它回来了,家里人都欢迎它,就没人注意本大爷了,真是让人不爽,本大爷要离家出走,也让他们看看,本大爷也是有脾气的。

  你这新晋天父,接了梅林的活,也得有个帮手吧。

  本大爷就纡尊降贵,来帮帮你吧,感谢的话就不必说了。”

  这狗子自说自话的摆了摆前爪,一脸嘚瑟的说:

  “都是为了影域发展,本大爷和你,也算是同一战线。”

  沈秋没有作声。

  他眼神古怪。

  眼前这条狗,来历神秘。

  不过听它的意思,它应该也是梅林老乡家中爱宠一类的角色,虽然它说话语气很欠揍,但却是想要主动帮忙。

  按道理说,沈秋应该高兴才对,毕竟对于多元群星这个层面,他还是个不折不扣的新手。

  不过,沈秋却从眼前这只狗子的话中,听出了一些其他的味道。

  它好像是在掩饰着什么,看着毫不在意,但实则那双狗眼里,时不时闪过的惊慌,是瞒不过沈秋的。

  事有蹊跷!

  沈秋转了转眼珠子,便说道:

  “怎敢劳烦仙家爱犬,为我奔走?神犬助拳好意,沈某心领了,但自己的事,还得自己做,仙家爱犬,还是莫要和主人闹别扭,回家去吧。”

  “嘿!你这人,怎么不识好歹!”

  听沈秋拒绝,这白狗顿时慌了神,它站起身,汪汪叫了几声,化作光束,绕着沈秋转了几圈,说:

  “本大爷给你说哦,没有本大爷带路,你很难离开影域的,这群星尺度,可怕的很,一个坐标的失误,就能葬送你呢。

  更何况,你不是答应了熔炉,要给它找些材料吗?

  将死的宇宙可不好找,但你运气好,本大爷就知道一个将死宇宙在哪,而且和你那个世界,还有些千丝万缕的联系呢。

  你就带着本大爷过去吧,顺便赶紧做完梅林吩咐的事。”

  白狗的尾巴不断的摇晃,语气也从高傲,变得谄媚。

  但它越是这样,沈秋越能确定,这白狗来者不善,肯定是想要利用他。

  “不,还是我自己来吧,我自己学嘛。”

  沈秋笑呵呵的摆了摆手,起身提纵,一瞬闪出熔炉之外,踏入星海之中,缠着五色星光,便朝着自己的世界赶回。

  这走了几息之后,他突然停下脚步,驻足于星海之间,回头看着身后。

  他说:

  “出来吧。”

  “唰”

  光芒一闪,白狗出现在沈秋身后,眼中光芒也从谄媚,变成哀求一般,嘴里呜呜叫着,装起可怜来。

  “你先告诉我,你为何一定要跟着我去做事?”

  沈秋认真问道:

  “你到底隐瞒了什么事?你不说清楚,我可不带你,既然说要合作,那你最少该坦诚一些吧?”

  白狗无奈,低着头沉默几息,便吐了吐舌头,说:

  “三十年前,你的魂,是大坏猫送到你那个世界的。

  因为当时梅林也分不开身,忙的很,所以你和另外一个被从虚空里救出来的灵魂,就交给我和大坏猫去送。

  梅林本来是打算把这活交给我们的。”

  “嗯...”

  沈秋眨了眨眼睛,他当即明白过来,便问到:

  “我进入忘川界时,便出了问题,导致我在十六年后才苏醒,你既然也送了另一个魂,去其他世界,又不如橘猫那般,损坏了世界导致被责罚。

  本该是高枕无忧的。

  但你现在却如此姿态,所以,是你送去的那个魂,我那素昧蒙面的可怜老乡那边,也出了岔子?”

  “呜呜”

  白狗哀嚎几声,点了点头,语气焦急的说:

  “本大爷是最近才发现的,我送去的那个魂,确实如你一样,也出了点问题,他到现在还没醒过来。

  梅林现在还不知道这事,我也不敢让他知道。

  万一他生了气,本大爷也要和大坏猫一样,被责罚到穷乡僻壤去,所以,你就行行好,赶紧和我去那一方世界走一趟,看看问题还能不能弥补。

  我刚才也没骗你,那个世界所在的宇宙,也就是你们这个世界之前所在的宇宙,就是个将死的群星,熔炉也知道这事。

  所以它是故意下套骗你,想让你白打工,在那个将死的宇宙里,你能轻易找到很多材料的。

  本大爷会帮你,但你也帮本大爷瞒住这事!”

  “好啊。”

  沈秋哈哈一笑,这白狗虽然能口吐人言,但脑子确实有点不太好用,三言两语间,就把把柄送到手中。

  想来它确实是心中担忧害怕,已无路可走了。

  沈秋便答应下来,他对白狗说:

  “但也不能急,你想随我回去忘川界,待我把我的世界一切置办妥当,便随你去那个世界看一看。

  你先告诉我,那个世界在何方,叫什么名字?”

  白狗想了想,说:

  “好像叫什么苦木境...”

  “苦木境?”

  沈秋的眼神猛地眯起。

  “这还真是有缘分了。”

  他摸了摸手腕上重塑的剑玉,嘴角带起古怪笑容,他说:

  “老祖啊老祖,若我没记错,你来的地方,你的家乡,就是苦木境吧,这就有意思了。莫要急,你虽已死,但我也会,带你回家的。”

  “受苦的老乡啊,再忍一忍,不会太久了。”

  话至如此,他对身后狗子一招手,一人一狗,化光跃入群星之中,下一瞬便不见了踪影。

  旧的故事已经结束。

  但只是开始的结束,新的故事,亦在群星之外,早已种下萌芽,徐徐展开。

  或许,那个属于另一人的故事,会更有意思呢。

  (全文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