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科幻末日 小主神遨游万界

第60章 他强任他强

小主神遨游万界 手可拂心尘 7795 2021-03-03 22:1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小主神遨游万界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天鸣话音刚落,便已见到一股实质般的音波如浪潮般袭来。

  轰——轰——

  “这是少林狮子吼!”

  只见了凡张大了嘴,纵声长啸,一阵阵宛如狂狮怒吼般的音波自他喉间传出。

  这一阵狂狮怒吼蕴含了他数十年的内功修为,音浪一浪高过一浪,丝毫不弱于后世金毛狮王谢逊在王盘岛上的那么一吼。

  音波迎面袭来,仿佛每个人都顶着狂风,脸上被吹出一道道褶皱。

  众武僧个个面露错愕之色,跟着脸上的五官开始扭曲,脸色变得极其痛苦,仿佛在遭受酷刑。

  片刻之后,一个个先后倒地,如泥鳅般扭曲滚动两下便挺直不动了。

  林峥在听到天鸣示警时便已疗伤完毕,猛然睁开双眼。

  眼见音波袭来,他的内力不弱于了凡倒也不怕这狮吼功,只是尹思过内力本就不如了凡,如今又受了重伤,一旦再受这狮吼重击,就算不死也会神经错乱变成智障。

  为了不拖着个智障队友战斗,林峥连忙伸脚贴在尹思过的肩上,通过脚背将九阳真气传入尹的体内,护住她的心脉。

  至于少林八大高僧,原本在盘膝运功疗伤,察觉到音波袭来,也顾不得疗伤了,当即运内功抵挡啸声。

  豆大的汗珠滚滚滑落,脸上肌肉抽动不止,八位高僧数次想要伸手捂耳,伸手到离耳数寸之处,狂啸已是戛然而止。

  啸声一止,醒着的人耳朵里仍是嗡嗡直响。

  放眼望去,整间药王院,除了林峥、了凡和少林八大高僧,

  其余僧众皆已昏迷,部分少林弟子甚至出现了七窍流血的症状,已然不知是死是活。

  天鸣方丈见一众门人弟子昏迷在地生死未卜,有的就算能活下来,恐怕也已经神经错乱,成了疯子,

  他厉声骂道:“了凡,你已坠了魔道,竟做出残害同门之事。”

  了凡腥红眸子一转,对着天鸣放肆地笑道:“没有人能够打败老衲,少林将会在我手中重新发扬光大,重新成为中原武林第一大派。”

  他扫视了一圈,指着昏迷的众僧:“这些都是欺师灭祖的叛徒,都该处死,或者永远关在地牢里!”

  “包括你!”

  他目光最后停留在天鸣方丈脸上,身形一晃,使出龙爪手朝着天鸣的脖子抓去。

  天鸣自知八人均已受伤,已经不是了凡的对手,当即闭眼念诵佛法,不再做任何抵抗:

  “何为强,何为弱?”

  “何为胜,何为败?”

  “争强好胜,心系胜负成败,凡心则会妄动,凡心动则人妄动,是以会尝到世间百般苦痛。”

  了凡好不容易用狮吼功震晕众僧,换来了片刻耳根清净,哪知那天鸣竟是再度诵念佛号。

  他大怒之下,挥抓便要拧断天鸣的脖子:“给我死!”

  其余各堂首座见方丈有难,有心出手相救,却因身受重伤无力相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龙爪手渐渐袭近天鸣。

  天鸣双目紧闭,只觉脖子一凉,便知龙爪手劲风先至,自己顷刻间便要命丧黄泉。

  哪知等了一阵,只有利爪劲风却再无后续。

  他缓缓睁开双眼,只见一身着蓝灰色僧袍的赤发少年护在他的身前,正与了凡不住地挥拳相斗。

  天鸣微一错愕,没想到救他的人竟是此前被他们追捕的赤发少年。

  眼前这少年虽然得到了王大龙的毕生功力,但在之前一次对拳中就已经分出了高下,明显不是了凡的对手。

  天鸣当即朗声说道:“少侠好意,老衲心领了。我这了凡师叔已坠魔道,你非他敌手,若是再纠缠下去,恐怕只会成为他爪下亡魂。”

  “快快逃命去吧。”

  天鸣在劝告之时,林峥和了凡已经过了好几招,只听见砰的一声,两人再度正面对碰双拳。

  双拳互撞之后,两人皆被对方劲气所震退。

  了凡倒退了四步才稳住身形,只比之前那次对拳多退了一步。

  林峥则是连退八步才稳住了脚步,但却不用像上次那般要人搀扶。

  “手下败将,竟敢主动上来受死。”金袍老僧昂头嗤笑道。

  林峥甩了甩略微有些酸麻的手,潜运九阳神功疏通经脉,丝毫不惧:“还没分出输赢,再来!”

  说完竟是主动朝着了凡打了去,双拳齐出,使得仍是罗汉拳中的那一招‘偏花七星’。

  了凡自负武功了得,于少林诸般绝技更是无一不晓,无一不精,是以用各堂首座的成名绝技打败了众首座,好让他们输得心服口服。

  如今见少年用罗汉拳打来,他不愿以更高深的拳法占对方的便宜,也是使出罗汉拳中的‘偏花七星’,偏要与那少年在同一招式中分个胜负,好让这‘王大龙’的传人输个心服口服。

  这一次使出的拳法虽是稀松平常,但他却是暗中运足了十成易筋经内劲,要的就是一拳击败林峥。

  轰——

  没有任何花里胡哨的招式,两人四拳直直对碰,九阳真经与易筋经两股劲气再度冲撞。

  林峥感受到对方拳劲愈发凶猛,也不敢怠慢,凝神调运丹田内的真气。

  对碰片刻,分别受到对方劲气伤害而往后退开。

  只不过这一次了凡倒退了五步才稳住身形,比上次对拳又多退了一步。

  林峥则是只退七步,才稳住了脚步,竟比上次少退了一步

  了凡大吃一惊,他使出更大的力道,非但没能一拳击败对方,双方的差距反而渐渐缩小了。

  “了凡师兄,害怕了吗?”

  “你永远都不会是我的对手。”林峥见到金袍老僧那略显慌乱的表情,当即再度模仿起王大龙说话时的声音,森然笑道。

  林峥这两句胡言乱语,没想到正戳中了凡这么多年来的心结。

  “不能让这小子活下去!”

  了凡心中杀意更甚,放下高傲的姿态,不再使用这平凡无奇的罗汉拳,而是直接使出毕生最强的招式——与般若掌、须弥山掌并称为少林三大掌的大金刚掌,只求能尽快击毙那少年。

  他所使的大金刚掌威猛异常,不待林峥走进,便已经连连挥掌,隔空打出凌厉之极的掌力。

  道道真气凝聚而成金刚掌迎面打来,林峥当即十指连弹,凝化出弹指剑气对准那打来的掌劲。

  两股劲气相交,林峥的弹指神通劲气只阻挡了金刚掌气片刻,便即消散。

  数道大金刚掌仍是直直打来。

  林峥趁着劲气被阻挠的片刻,早已纵身飞扑而出,避开了后续袭来的掌劲,心中却是暗暗盘算道:

  “这秃贼的大金刚掌苦练数十年,我这弹指神通才练了不到半月,还练不到火候,又岂是他的对手。这样下去,我非败不可。”

  林峥不住跳跃闪避,他每一落地,便有金刚掌力打来,不得不再度激出剑气阻挠,然后再纵身避开。

  了凡却像是内力不要钱一般,疯狂地挥掌劈出,看着对手不住闪躲的模样,神情颇为得意道:“小子,我看你能躲到什么时候?”

  每次见那少年堪堪避开,盘膝坐在一旁的众僧都为其捏了把汗。

  无色在旁瞧了许多,知道这少年手头上并无上乘的武功招式,只是凭借着王大龙那数十年的内力才勉强在了凡的掌下支撑了这么多回合。

  少年只守不攻,早晚会败下阵来。

  无色有意相助,待得少年跳至他身旁时,立刻传音入密道:“渡尘,不可以己之短攻敌之长,而应以己之长攻敌之短。”

  林峥初始听到时先是一愣,随后脑中一翻译无色的话,立即明白的话中的含义。

  “无色大师是要我用自己的长处攻了凡的短处。”

  “可是这了凡秃贼内功深厚,招式精妙,似乎并无丝毫破绽可言啊。”

  就在林峥心中沉思的片刻,了凡已是身形一晃,杀到了林峥的面前。

  这一次,他没再隔空劈出掌力,而是要逼得林峥与自己硬碰。

  林峥避无可避,只好硬着头皮接下,使出一记在少林里刚学没多久的入门掌法伏虎掌。

  两掌相交,大金刚掌的刚猛劲气立时传了过来,林峥只觉得这伏虎掌根本挡不住大金刚掌的威猛劲气。

  金刚掌劲传来,若不是林峥有九阳神功护体,手骨怕是当场便被震碎了。

  了凡面露狰狞之色,疯狂催促掌力迸发,心中却是暗自心惊:“这小子居然能用伏虎掌来接我的大金刚掌。”

  “师弟的那门神功当真是跟易筋经有的一比啊!”

  他厉声道:“小子,交出神功,老衲便饶你一命。”

  林峥这时已经被了凡的掌劲压得喘不过气来,哪还能像了凡那般开口说话,只是心中暗道。“好强的掌力!”

  “敌强我弱...该怎么办?”

  危急之时,他忽地想起刚刚运功疗伤时见到的九阳真经心法口诀:“他强由他强,清风拂山冈。他横任他横,明月照大江。”

  他初时在运功疗伤时未能体会到口诀中的含义,直到这时才恍然大悟。

  大金刚掌刚猛无比,自己这破烂伏虎掌又怎么可能是对手。

  只是照着九阳真经中口诀,似乎不管敌人使出的招式多么刚么刚猛、多么强大,只要可当他是清风拂山,明月映江,甚至是一道响屁。

  在心理上蔑视,虽能打在我身,却不能有丝毫损伤。

  可是怎样才能不受伤?

  真经的下面还说道:“他自狠来他自恶,我自一口真气足。”

  林峥想到此处,心下豁然开朗,连忙依照经中所示的法门调运丹田真气,一股暖烘烘的真气,顷刻间使遍于四肢百骸。

  九阳神功真正的威力,这时才渐渐凸显出来。

  自己使的虽是伏虎掌,掌中的劲气却是九阳神功的内劲,劲气在不断地增加,竟隐隐有与大金刚掌相抗衡的驱使。

  “我明白了,他招式虽精,但内力未必便比得上我这一身七十年功力。况且我这一身内功可不单单包含九阳神功的内力,还含有部分易筋经的内力.”

  林峥不止调动体内的九阳真经的内劲,甚至把另一股易筋经内劲也融合进去,铁了心跟了凡在内劲上比个高下。

  了凡本是稳操胜券,如今见对方有反扑之势,当即也连忙调运真气。

  他知道对方想要跟自己比拼内劲,但是现在想要收手已经来不及了。

  双方神功劲气不住涌来,先收手的一方,势必会被对方劲气所伤,所以谁都不肯先收手。

  一时间,两人如石化了一般,保持着姿势一动不动,皆是浑身肌肤通红滚烫,头上冒着缕缕白烟。

  此时尹思过渐渐转醒,她之前有林峥的九阳真气护体,并未被狮子吼震晕,只是被龙爪手伤了经脉。

  她恨那老光头毁了母亲的遗物,于是高举左掌,准备一掌击毙那老光头。

  眼见少女挥掌便要朝着了凡打去,天鸣方丈及时喝止道:“姑娘,万万使不得!”

  “两人比拼内劲正到紧要关头,你忽然插手,非但他们二人会受重伤,就连你都会被两股劲气所伤。”

  尹思过那高举的掌停在了半空,听到方丈的话后,心中虽是恨了凡,但她是习武之人,知道天鸣说的不无道理。

  当下也只好缓缓收回左掌,盘膝坐下运起玉女心经疗伤。

  一时间,院内再度陷入了寂静。

  八大高僧也在一边运功疗伤,一边等待着这掌力对拼的结果。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