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二次元 恋爱才不会倒霉

第187章 我不会让你出事的

恋爱才不会倒霉 半夏轻微凉 7797 2021-09-14 11: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恋爱才不会倒霉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挂了电话,徐冉将手机放下,一副完事的样子。

  苏小璐感到奇怪,秀眉轻轻皱着,好奇:“徐冉,这样就成了?”

  “这样就差不多了,剩下的时间就等吧。”

  “可是...王武的老大真的会帮忙吗?”苏小璐有些不太信。

  “这些混道上的,彼此之间到底涉及了什么,又做了什么,这些人比我们还明白,让王武的老大给我们提供洛水的黑料跟证据,这并非不行。”

  “我上次听陈警官说,王武的老大不是很怂吗...?”苏小璐想到什么有些脸红,她可开不了口,说王武的老大之所以怂是想自家孩子有P眼吧。

  “出来混,没有一个怂的,他那叫谨慎。”徐冉淡然一笑,“别忘了,我是通过王武的关系找上洛水的,而洛水的小弟也都知道,自家老大被抓进去与我有关。珠区这条道上的都知道,我和王武关系匪浅,自然也会认为我与王武的老大有些连带关系。”

  “然后呢?”

  “然后?洛水现在进去了,洛水那帮小弟会怎么看待王武那帮人?”徐冉露出个好玩的眼神。

  “这...东西没什么的吧?解释开不就好了...毕竟你确实和王武他们不是一起的。”

  “出来混的,讲道理很正常,但是一帮小弟让王武老大给解释,那这就过分了。”徐冉摊手,“估计在这些人眼里,洛水的进去,与王武老大有关。在这种前提下,尤其王武等人也知道我和夏姐关系不错,在得知我想带头弄掉洛水,那王武老大到底会不会落尽下石呢?”

  “不会吧。毕竟他这么谨慎,若是落尽下石的话,他在圈子里的名声岂不是会变差?到时候他还怎么混?”

  “这不对了。小璐,人之所以谨慎,是因为利益不够大,需要自己承担责任,害怕风险。”徐冉看着街道上的路人,双眼微微凝视:“可现在不管他帮不帮我,他都已经有责任了,毕竟我是通过他那才找上的洛水。然后现在要弄洛水的人,是我,不是他,他不用站在风头浪尖上,只需要在背后给我点支持,我就能端掉洛水,随后他就可以后手接纳掉洛水遗留的一些‘东西’。”

  苏小璐显得有些吃惊:“可以这样吗?”

  “虽然王武老大背后给我支持,让我端掉洛水,这后面道上混的自然也会怀疑他,可只要他否认,谁能指证是他在背后砸的石头?反正我是明面人,只做明面事,有我在前面顶着风头,他若是这都怕,还用出来混?谨慎,可不是怂。”

  苏小璐这才有些释怀...

  徐冉想到什么,安抚道:“洛水这次就算咬死不张嘴,夏姐从其他小弟口中也没得到有用东西,他大几天就出来了。但是你别担心,就算王武老大没肯帮忙,洛水出来后,我也不会让你出事的。这事的计划和目的,基本是我一个人的问题,不能让你陪我一起有麻烦。”

  “唔...”苏小璐听了后连忙摇头否认,“我们一起的,自然是我们两个人的事,哪有分谁大谁小,没事,我不害怕。”

  “你不害怕才有鬼。”徐冉见苏小璐这般模样,觉得可爱,心也有些暖洋洋的:“放心,王武老大真不帮忙,我也有其他的办法。”

  只是备用计划都不太友好,对现实中的两人都有不同程度的影响,也不会像现在这般理所当然些。

  能不走备用计划自然最好。

  只是人做事,哪能只有A计划不是?

  但是不管怎么说,苏小璐那录音都算是帮上不小的忙了,不然仅凭协助调查这事,真不能留洛水太长时间。

  苏小璐笑着问:“今天我也算是帮上忙了吧?”

  徐冉回想起什么:“是帮上了,怎么,又要我摸你的大脑袋吗?”

  “瞎胡说,我脑袋才不大呢。”苏小璐啐了一口,随后展颜一笑:“今天就不摸头了,请我喝东西吧。”

  ...

  干净整洁的办公室,相比洛水那环境实在好太多了。

  袁民正泡着茶自己喝着,就算办公室没有人,他脸上也挂着淡淡的笑容,好似笑是生活中的常态。

  面貌看起来和蔼可亲,手还端着一本鬼谷子书籍看得津津有味。

  就在他悠哉地休闲中,办公室被扣响了,也未等他给反应门就被打开了。

  进来个身材健硕,放在南方这边此男人的身高属于极其突出的。

  袁民抬头一看见是王武,也不气。

  王武跟自己混的时间不长,从外表看起来,王武不说话的时候模样有些憨厚,像个老实人。不过王武思想上确实有些老实,但是也极其来事,挺有手段的。

  这些年网贷平台如春笋冒立,他索性就开了家追债公司,但是生意结果一般般,毕竟别的追债公司遇到的麻烦,他们也同样遇到。

  欠债的都是大爷,催债手段过软,人家大爷理都不理你。

  过硬?人家转手就报警,能够把人恶心死,袁民也是开了追债公司才明白。

  有些人活着,比他们这些出来混的人,还不要脸。

  可王武这人认死理,被自己安排去追债的时候,和人家还起了冲突,在他眼里欠钱要还天经地义,被那些欠债的大爷怼了几句,随后发生事情后,就被拉去区所教育了。

  袁民只是觉得王武这人挺有趣,就多照顾一下,顺便言语教导他,有些事能成就成,不能也不能让自己陷入危险。

  这不,王武这家伙回去后也不懂怎么想的,脑袋像开了窍,竟然开发出自己的追债手段,现在圈子都称呼为‘蹲债人’,硬生生把许多追不回来的账目都追回来了,而且就算报警也和区所的人没什么大冲突。

  这可让袁民赚了不少,所以对王武的态度就更好了,顺便安排他和附近几个饭店、会所、酒吧的老板认识,方便处理那些签单不给钱的老赖。

  也让王武在自己手底下管些人,只能说王武确实不赖,所以对他直接闯进办公室的行为也不会生气。

  “咋了你,急冲冲的。”

  “老大,我有个事找你。”

  “坐,坐下来说。”袁民挑出个茶杯倒茶,顺便唠叨几句:“最近入室抢劫案被破,珠区正热闹着呢,最近可别给我惹什么麻烦,让区所的人看了觉得晦气。有时候得小心些,别阴沟翻了船,我还想多安生几年等景气不好就洗手,到时候这都要看你们这些年轻仔的了。”

  王武眨巴眼,有些奇怪,人家抢劫案被破,和我们追债的人有啥关系?这也要小心?

  “我记得其中还有协助破案的好市民,这人你认识。”

  “对,那是我哥。”王武憨厚的脸咧嘴一笑,“今天找你,也是因为我哥的事。”

  袁民放下书,抿口茶笑着道:“啥事啊,是要借钱?小钱肯定找不上我,以你现在的情况都能帮你哥了,大钱的话...你说说,我看看。”

  “老大,你想哪去了,不是钱的事!”

  “不是钱的事?”袁民奇怪,毕竟自己与徐冉的关系只能算是隔空认识,面都没见过。要不是徐冉和区所关系暧昧,而且也是自己手下小弟王武的哥哥,他都不带搭理的。

  两人之间身份差异很大,他想不通徐冉除了急需钱找上自己外,还有什么事要麻烦自己。

  “是这样的,我哥说他想弄掉洛哥,就是黄昊那几人的老大,他想让我找你,让你帮个忙,找些洛哥的黑料......”

  “等等等等!”袁民被茶水呛到。

  王武不太会说话,过来的路上他一直在想怎么和老大解释,可是到头来这一张嘴就没头没尾的,让袁民迷糊吃惊。

  “你说什么,你哥要弄掉洛水?他们两人有仇啊?不就是黄昊那几人找了你哥同事晦气嘛,至于和洛水结仇?”袁民摆手让王武慢慢来,“你先给我慢慢说,你这一开口,让我迷糊了。”

  “刚刚我哥给打我电话,他想把洛哥送进局里,所以想找你帮忙。”王武挠了下脸蛋,“也不是因为黄昊的事,那事不算问题。主要是因为洛哥手里有我哥公司的一些料,我哥想知道情况,这才找上门的。不过看样子...洛哥估计是没肯说,就被我哥折腾了。”

  “这忙我帮不了。”袁民直接摆手拒绝,“这是他们之间的事,我怎么能帮?还让我帮你哥递送关于洛水的黑料证据?别说我没有,就算我有我也不能这么做!如果我这么做了,以后混道上的几人还怎么看我?我还要不要混了。”

  “老大,你再考虑一下吧!”见袁民直接拒绝,王武有些着急起来,可重要的是,他也不懂得如何劝说他人。

  “不行,这绝对不行!”

  “这...现在洛哥都已经在区所里面了,老大只要使把劲,说不定洛哥就真进去了...”

  “你说什么?”袁民本来气得要拿书砸王武,听到这句话忽然发愣:“洛水他人已经在区所里了?”

  “是啊,我哥他刚从洛总公司那边过来,警察他们带着洛哥进区所了,这事已经开始在传,黄昊也刚知道这事,现在班都不想上了。”

  “你给我说清楚,洛水怎么就进去了?还有你哥跟洛水的起因,也给我说明白点!”

  “我哥没细说...只是他们有一些敏感的录音材料,然后我哥在区所也认识人,请洛哥进去喝茶不是很简单?听我哥说,凭那录音材料,就算没调查出什么,足够洛哥在里面呆好几天了。也不懂这几天时间洛哥盘里的虫子能闹腾成啥样。”

  王武思索了下:“我哥和洛哥也没啥恩怨,只是池风集团里面有个高管做假账,弄了不少钱想找洛哥洗。这事我也是听黄昊说的,然后我就说给我哥听,我哥知道了就找上洛哥了,想知道那集团高管的身份信息...”

  剩下的不用王武多说,袁民也猜出大半,大概就是洛水有‘职业操守’不肯张嘴透露,所以才会被徐冉刻意针对。

  袁民面目吃惊,他本来还以为这事与自己无关,可听到自己小弟王武说的那些话...这尼玛不是和老子有关系吗?!

  “你哥托你的原因找上洛水的事...还有谁知道?”

  王武笑着摆手:“害,老大。这也不能完全因为我,黄昊那些个人都知道的,也不能说是托我的关系,不是黄昊介绍,我哪有这个脸介绍我哥找洛哥啊。”

  袁民听了忍不住咽了下口水...

  这么说,洛水那边的小弟都已经知道这事了?若是洛水出来找自己要解释怎么办?

  想着他抬眸看了王武一眼,眼前这个‘老实人’可没觉得自己帮他哥有任何问题,甚至也不知道他哥在给自己惹麻烦...应该说已经惹到了麻烦。

  洛水进去的事,那道上都知道他进去喝茶,是因为自己可能在背后下刀子?

  玛德,真是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这与老子有什么关系,老子只想好好赚钱而已!

  可是让袁民和那帮闹哄的小弟解释?开什么玩笑。

  而且他也不能说这事与自己无关,都是自己的小弟王武自己的事情...那这样他也别当老大了。

  王武见袁民不说话,有些着急:“老大...这个忙你能不能帮啊?现在我哥还等我消息呢,你说真不能我也不会让你难做,毕竟你是我老大。可要是能,我还是希望你能帮我哥,而且...我们让洛哥真进去的话,黄昊之前接触的业务,我们也可以通过这事去接手啊...”

  “你先别说话,出去。”袁民这回没笑,指了指门口:“等我考虑一下,考虑好我再回复你。”

  “好吧...”王武无奈起身离开,离开办公室门之前,一个大高个还露出一副幽怨的眼神看着他。

  看着王武离开,袁民忍不住摇头,随后他着急掏出手机打电话。

  “喂,于哥,吃饭了吗?”

  “诶,没什么大事,就是找你问个事情而已,打听一下。”

  “话说我们珠区那个洛总...就是洛水,他今天进区所啦?”

  “不是,不是我消息灵通。这不是我这也有洛总几个员工帮忙嘛,刚刚听他们讲到,有些在意就麻烦上你,想问下。”

  “什么?他真进去了?还是被郑警官亲自撸回去的?”

  “好好好!没事了,谢谢了啊,于哥!”

  挂了电话,看着手机的袁民有些发呆。

  这洛水还是被郑夏带回去的,以郑夏的脾气,怕是得磨掉洛水几层皮才行...就算洛水扛得住调查,那他的小弟们个个都能闭上嘴不透露点消息吗?

  如果透露了,那洛水说不定真就要完蛋了?

  若是洛水真完蛋了,那自己的话...

  袁民坐在椅上陷入了沉思。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