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武侠仙侠 武经七书

第165章 弟子之争

武经七书 半夏轻微凉 8040 2021-03-03 19:10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武经七书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三位坐在方桌上饮茶,都未开口说话。

  而萧怜想起什么,询问:“婆婆,你说徐晨他现在到剑灵宗了么?”

  “你这孩子。”陈婆婆笑着摇了摇头,萧怜见此不由羞红了脸。

  “徐晨他要前往剑灵宗的话,也得要近四个月的时间,从他离开到现在,也不过两个多月时间,怕不是他现在还在哪条官道上呢,哪有这么快。”

  “这样。”萧怜缓缓问,“那徒儿能先写封信,托人送往剑灵宗么?这样等徐晨到剑灵宗没多久,便能收到我的信了!”

  “你这聪明劲怎么不用来练功?”陈婆婆好笑。

  “婆婆,徒儿练功也没偷懒啊。”萧怜娇羞。

  王芽儿在一旁听得一清二楚,她见陈婆婆说起徐晨时满脸欣赏之意,看样子徐晨和陈婆婆关系很深啊!

  “既然萧姑娘想托人替你送信,要不我帮你?”王芽儿忽然插嘴开口。

  “这怎么敢麻烦前辈!”萧怜连忙拒绝。

  而陈婆婆倒在一旁皱起眉头,不知道这王芽儿卖的什么药,要知道旋月派与剑灵宗相隔甚远。

  “这不麻烦,举手之劳罢了。”王芽儿捂嘴一笑,看起来极其动人:“没想到徐师侄的义亲竟然是如此佳人,看得我都有些心动了。”

  “哦?”陈婆婆似乎察觉到了什么。

  “前辈你认识徐晨?”萧怜毫不掩盖脸上的惊讶,连忙询问。

  “我当然认识,而且还很熟。”王芽儿回到。

  “王长老,你唤徐晨那孩子为师侄,这...”陈婆婆眯着眼睛看着王芽儿。

  “其实徐师侄已经加入我旋月派,所以萧姑娘如果需要托人带信,这忙我倒真可以帮。”

  “啊?”萧怜极其疑惑,“旋月派不是只招收女弟子么,怎么徐晨会加入旋月派?”

  陈婆婆见自己得到答案,也终于明白了些什么,说:“我曾听闻旋月派开始招收男弟子,老婆子我还以为是道听途说,未曾想竟然是真的。”

  “这是掌门师姐的命令,旋月派众人自然得执行。”王芽儿并未在这方面说太多,“徐师侄在我出行前麻烦我,让我有机会遇见陈婆婆的话,让我给你道声好,顺便说下徐师侄并未前往剑灵宗一事。”

  陈婆婆不由叹了一口气,缓缓说:“我还道要便宜剑灵宗那帮人,未曾想竟然给你们旋月派截下来了...”

  王芽儿皱起眉头,问:“陈婆婆何意?”

  “看样子王长老你还不知道吧。”陈婆婆看了萧怜一眼,“也怪怜儿这孩子瞒着我,要是当时你早点和我说,不管如何我都得让你师公收徐晨为徒,也不至于白白便宜他人。”

  萧怜有些不好意思的扭捏:“这不是忘了么。”

  王芽儿望着陈婆婆,等着她的解释。

  “话说王长老,你觉得徐晨那孩子武功如何?”陈婆婆笑着摇头问王芽儿。

  “我并未见过徐师侄与他人动过手,不过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我能感觉得到徐师侄的内功怕不是已经到出神入化之境,而徐师侄他对武学的悟性也是极其高的。”

  “那你可知徐晨那孩子,可是从何时开始修炼的?”陈婆婆一脸怪异的笑容。

  王芽儿似乎猜测到了什么,稍微有些低声的询问:“陈婆婆你的意思是徐师侄他...”

  “那孩子修炼内功开始到现在,不足一年。”

  此话一出,顿时震惊到了王芽儿,原本她是猜测徐晨体质有些优异于他人罢了,可是未曾想是她低估了!

  不足一年便修炼到了出神入化之境,那徐师侄后面的路可谓前途无量啊!

  “所以才说便宜你们旋月派了。”陈婆婆很欣赏王芽儿那表情,要知道她与陈老头刚知道这消息时,不比王芽儿差多少。

  不过对于徐晨加入了旋月派,陈婆婆倒也挺开心,要知道旋月派可是三派之一,虽然旋月派自雪池山一战后损失巨大,可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并且旋月派也是名门正派,也没违反她与徐晨之间的约定。

  “前辈,晚辈好奇问一下。”萧怜嘟着嘴,脸色有些吃味:“是不是旋月派的男弟子不多啊?”

  王芽儿见萧怜模样,哪里还不知什么意思,她苦笑道:“其实旋月派现在只有徐师侄这名男弟子,其余的都是些男童。”

  .....

  门派小较的日子转眼便到,徐晨抱着藏锋剑连忙前往演武大堂,等会就要抽签对号比武了。

  小较的抽签比武规则,徐晨通过其他师姐们的好心解释,他也是明了了。

  等会签筒会有从一到二百的数字牌,签筒里面会有重复的两份,便是四百个数字牌。

  如果徐晨抽到一号牌,便要与另一名抽到一号牌的弟子切磋比武,赢的接着下一场抽签,输的便无了。而且今日便要开始第一场抽签比武。

  等到了演武大堂,徐晨才发现自己还是来晚了。

  演武大堂中间摆放着一个巨大的签筒,众旋月派内门弟子都排着队抽签,现在队伍已经排得有几十米长了,而且还有在增长的势头,徐晨连忙到后面排起队。

  “这不是徐师弟么?怎么,你也来参加门派小较了么?不过话说徐师弟刚入门不到一年,是可以不用参加小较的吧。”一名师姐打起招呼。

  “这不是每日无事做么,就当过来见识一下,到时候如果抽签遇见师姐,可得手下留情啊。”徐晨这几日见许多女弟子对他的看法都改变了,相处也已经无很大隔阂了。

  “那是当然!”师姐开心一笑。

  毕竟只是抽个签,速度还是很快的,没多久便到了徐晨。

  徐晨在几位长老的面前伸手进签筒内,随手掏了一下拿出来一个竹签,上面刻写着十二的数字。

  长老在一旁见到数字便记录下来。

  徐晨见数字很靠前,决定就不回飞燕堂了,直接前往那比武台。

  等抽签结束,后面第一场比武就要开始了,他可以先到比武台观看下师姐们的武艺如何。

  因为抽签规则,徐晨并不知道对手是谁,不过他也不怕,毕竟他相信只要不遇见什么大变态,应该都有一战之力才对。

  等到比武台,徐晨发现已经有许多师姐们围站在一起聊天,互相问彼此的签子号码是多少。

  徐晨正挠着头想着去哪个角落站着,就见陈熏黄月看到他,已经朝他挥手打招呼了,他见此只好凑了过去。

  “徐师弟,你来啦。快说,签子号码是多少。”黄月笑着连忙问。

  其余几名师姐都是曾经在官道上见过,也算是很熟悉的了。

  “十二,师姐们呢。”

  众人一听,纷纷松了一口气。

  “还好没和师弟撞一起,不然怕是要被欺负了。”这些师姐们可都是见识过徐晨一巴掌将虎啸门肖健拍进地里的。

  “师弟哪敢欺负师姐。”徐晨笑着打哈哈。

  “陈师姐是十八,我是七十六,我远着呢,倒是徐师弟与陈师姐很快就要上场了呀。”黄月道。

  陈熏对徐晨温和一笑,问:“徐师弟应该不会紧张吧?”

  徐晨眨巴着眼睛,回:“应该不会吧。”

  “那便好。”

  徐晨左右张望,不管演武大堂还是比武台,似乎并没有发现江如颜的身影,难道她还在关禁闭?

  有人相伴聊着天,时间很快就过去,第一场比武也即将开始了。

  比武台面极大,甚至比清风宗的比武台还要大上几分,远处高台摆放着几张椅子,不过却未有任何长老坐在椅子上。

  “今日的比武师叔她们不会看么?”徐晨好奇的问。

  “只有五十进二十五后面的比武,掌门师叔她们才会观看的。”

  “原来如此。”

  一名长老上了比武台,运起内力喊话,话语声传遍比武台的任意角落。

  “门派小较正式开始,拿到一号签子的弟子上台!”

  话音刚落,知道自己是一号签子的弟子早就做好准备上场了,两名弟子上台将签子递给长老,长老收取签子见无误后便下台了。

  “没想到今年的小较对手竟然还是师妹你。”台上一师姐笑着对另一名弟子说到。

  “这可真是有缘分了。”那名师妹面容冷漠,似乎本就这样。

  “上一年她们就是同签对手,没想到今日也是。”黄月笑道。

  “黄师姐,那上一年她们之间谁赢了?”徐晨问。

  “是那名最先开口的师姐赢了。”

  徐晨见此点了点头,便不再聊天,准备认真观看比武。

  春风吹拂,树叶缓缓飘落,台上两名弟子也不再废话,拔出长剑后便战在了一起。

  两人剑法倒也同出一辙,看样子并未学过其他很高深的剑法,都是以旋月剑法为基础比武。

  不过徐晨倒开始觉得奇怪起来,虽然两人打起来气势汹汹,长剑挥舞起来也极其有力,可是她们并没有使用内力啊。

  “陈师姐,怎么台上的两位师姐都不用内力的?”徐晨很是好奇。

  “哦,此事倒忘记与徐师弟说了。”陈熏才想起什么,笑着解释:“这是几年前掌门师叔提出改变的,在五十进二十五之前,是禁止运用内力打斗的。”

  “这样是为何?”

  “一方面是为了让众弟子们知道内功并不是唯一,武功也同样很重要,想让弟子们对内功与武功起到并重之心。另一方面也是方便那些内功稍微有些差,可是武学修炼得极其精深的弟子,毕竟只要进入五十名便可以获得门派资源,虽然资源不多。”

  徐晨一听,理解过后的他不由点了点头,不愧是旋月派,对弟子方方面面的教导都极其用心。

  因为不能使用内力,台面上的比武更考验一个人武功的高低与体力的问题,要知道在不使用内力的情况下,师姐们都是女子,体力很容易不济,除非一击取胜,不然缠斗下去基本都是看谁撑得到最后谁获胜吧。

  不出徐晨所想,第一场比武很快便结束了,台上两人打得酣畅淋漓、气喘吁吁,秀发都粘在额上了。

  今日这场还是那师姐获胜了,胜利的原因便是那名师妹体力实在不济了。

  怪不得长老们五十进二十五之前都不会来观看,毕竟如此打斗也的确有些无趣。

  十一场比武看下来,徐晨并不是一点收获没有,因为众弟子所学习的武功都有些差异。

  有使用双剑武学的,也有使用单鞭的,更有使用双刺的。

  而使用双刺武学的更是让徐晨大开眼界,要知道旋月双刺可是旋月派极其出名的武学,那名师姐凭借旋月双刺,竟然几招下来,就让对手弃剑投降,实在厉害!

  “十二号签子上台!”

  “轮到师弟了,快上,让我看看师弟的剑法如何!”黄月大笑。

  “小心点。”陈熏温柔叮嘱。

  徐晨笑着一一回应便上台了。

  将签子递给长老后,徐晨开始打量他对面的师姐。

  师姐一身淡黄长杉,腰间系着长剑,凸显出她窈窕身材,面容娇好,见是徐晨,师姐最先开口:“竟然让我遇见徐师弟,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运气太好。”

  “我虽然不知道师姐的运气如何,不过师弟的确运气不错,竟然能遇见师姐。”徐晨哈哈一笑,“师姐可要手下留情啊。”

  那名师姐似乎极其受用,毕竟在旋月派呆了很久,很少有男子如此恭维自己。

  再聊了几句,两人不再客套,师姐拔出长剑摆出旋月剑架式,而徐晨藏锋剑出鞘后并未摆出架式,而是随意的持剑而立,等着这位师姐进攻。

  “师弟小心了!”那名师姐见徐晨并未摆出架式,还以为他比武经验不多,开口提醒一声便朝徐晨攻了过去。

  可是当两人剑斗在一起的时候,那名师姐发现完全不是这样的。

  怎么回事?怎么我接连出招都被卸招了?

  那名师姐皱起眉头,觉得很是奇怪,通常大家都是旋月剑法出身,因此都很是熟悉,基本都互相见招拆招,怎么现在她剑式才刚起手便被卸下来了,而且每次被卸招她自己总是会露出很大的破绽!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