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奇幻玄幻 我可以兑换万物

第183章 母女相见

我可以兑换万物 的水 22182 2021-03-03 17:53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我可以兑换万物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擂台上的威压让小辈们抬不起头,凤舞眼里满是嫉妒,以前也就凤沉鱼能压她一头。

  现在多出姜洛神,以后的修炼资源肯定会减少。

  观礼台上,凤族强者都感觉到让灵魂颤抖的气息,这种状态的姜洛神,让他们心悸。

  凤沉鱼的父母神情紧张,脸上笑意全无,凤四娘皱着眉头,她们知道凤沉鱼凶多吉少。

  姜洛神的力量远超神境。

  凤霜恍然大悟,难怪太上长老和族老会让姜洛神成为新的圣女,她的血脉实在太可怕,这样的血脉离返祖不远。

  她将带领凤族走向辉煌。

  道台上,族老们注视着擂台,她们随时准备出手,两女都是凤族的天娇女,不能有失。

  姜洛神左臂覆盖着漆黑甲胄,上面镌刻着彼岸花,来自星空彼岸的花朵,携带者死亡幽光,幽暗的长剑在她手中凝聚。

  右臂是烈焰铸成的甲胄,燃烧着熊熊火光,比太阳还要耀眼,手中烈焰凝聚成猩红长剑。

  一把死亡,一把杀戮,凶到极点的双剑,背后的羽翼轻轻震动,空间破碎,虚空掀起风暴。

  姜洛神眨眼间出现在凤沉鱼面前,她红着眼,挥舞手中双剑,如同霸道的女武神。

  凤沉鱼提剑抵挡,她身后的金凤从天而降,直扑姜洛神。

  那金凤有踏碎星辰的力量,擂台在震动,它破空而来。

  姜洛神抬起右手红剑,她击中那头金凤,来自远古的凤鸣响彻云霄,震撼整座天凤山脉。

  远古凶兽复苏,强大的威压让凤沉鱼凝聚成的金凤瞬间萎靡,那是源于血脉的压制。

  族老们神情震惊,变异的金凤血脉也只能臣服,姜洛神的血脉到底有多逆天?

  金凤被一剑斩杀破灭。

  凤沉鱼下意识的暴退,天穹的大日突然落下,现在只能催动天阳道种镇压姜洛神。

  天阳道种降临时,有种金乌出世的震撼,靠近天凤山脉的植在枯萎,地面冒着热气。

  肉眼无法直视。

  就连凤倾仙和凤舞这种开启神眸的天骄女都无法直视。

  姜洛神身后庞大的羽翼轻摇,左手的黑剑刺中那轮大日。

  死气如花朵绽放,天阳道种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吞噬,它能抵御至阴之物,却无法抗衡死气。

  凤沉鱼只能将天阳道种收回,她嘴角溢出血迹,道种受创,她也跟着被反噬。

  还没等她喘过气来,姜洛神又杀到近前,在黑红羽翼的加持下,她在空间肆意穿梭,双剑杀意盎然,有血光迸溅。

  这次是凤沉鱼受伤。

  凤四娘的神情变得异常凝重,局面反转,凤沉鱼陷入劣势。

  咔嚓!

  凤沉鱼手中的雪白长剑突然碎掉,那是极为罕见的神兵,却没能挡住姜洛神的神力攻击。

  愤怒的姜洛神没有停手,还在狂暴的攻击,双剑撕裂虚空,比女武神还要霸道。

  凤沉鱼只能疲于防备,她的甲胄被划破,露出大量雪白。

  天凤山脉异常压抑。

  凤族小辈在那霸道的威压下抬不起头,不敢窥视擂台上的战斗,他们相信凤沉鱼能获胜。

  观礼台上全是凤族强者,不断有人点头,无论是内族还是旁支,大家都开始认可姜洛神。

  她用实力证明自己有资格。

  风霜轻笑道:“神曦赢了。”

  凤四娘脸色阴沉。

  擂台上,陷入劣势的凤沉鱼没有认输,还在不停的抵抗。

  她有着凤族天骄女的高傲,宁死也不肯认输。

  噗!

  姜洛神的红剑砍中凤沉鱼的左肩,她承受不住那股强大的神力,双膝跪在地上。

  结实的擂台出现裂纹。

  姜洛神没有手软,火红的剑刃破开甲胄,撕裂血肉,卡在骨头深处,若非凤沉鱼筋骨强大,她的左臂已经被削断。

  然而这并没有结束,姜洛神的黑剑对着凤沉鱼眉心刺去。

  观礼台上的强者被吓出冷汗,她居然敢下死手。

  凤沉鱼心跳的很快,她从未像今天这般狼狈,她第一次感受到死亡的气息。

  她并没有害怕,也没有反抗,她希望姜洛神能给个痛快。

  如果不能高傲的活着,还不如带着骄傲死去。

  “鱼儿!”

  凤沉鱼的母亲爆发出强大的神力,发出撕心裂肺的呼喊。

  凤四娘和凤霜并没有出手,因为已经有火光把姜洛神束缚。

  愤怒的姜洛神逐渐清醒,她看着狼狈的凤沉鱼,眼中的杀意渐渐消失。

  山脉深处的大能相继离开,他们看到凤族的希望,很满意。

  道台上,身份高贵的族老平静道:“这场切磋,凤神曦获胜!”

  姜洛神手中双剑消失不见,那身堪比女武神的甲胄也消失不见,只剩染血的白衣。

  这时小辈们才抬起头。

  他们目瞪口呆的看着姜洛神,凤族最耀眼的天骄输了。

  凤沉鱼从出生开始便是族中最耀眼的天骄,不断打破修行记录,历经各种决斗,从无败绩。

  只有这样辉煌的战绩,才能衬托出姜洛神的强大,她已经顶替凤沉鱼成为全族的焦点。

  族中小辈们议论纷纷。

  凤青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不禁感慨,“凤沉鱼竟然输了。”

  “你们记得给我神源。”凤阳同样感觉不真实。

  凤沉鱼放眼诸天,在同辈中都是屈指可数的存在。

  凤倾仙早已猜到结果,但亲眼见证还是觉得不可思议。

  “可她和凡族血脉牵扯不清,说不定哪天会和她母亲一样。”凤舞撇嘴,有些不怀好意。

  凤霜冷冷的瞪着她,凤舞只能乖乖的低头,不敢再说话。

  “仪式继续。”

  乐声再次奏响。

  山脉中的鸟儿在和鸣。

  它们在姜洛神头顶上盘旋。

  姜洛神站到广场中央,成为全族瞩目的焦点。

  凤霜为她披上凤羽裙,戴上凤冠,绝美的容颜配上盛装,冷傲的面庞,如同高傲的凤凰。

  原本寂静的广场响起排山倒海的欢呼声,声震天外天。

  “神曦!”

  “神曦!”

  “……”

  此起彼伏的欢呼声。

  凤沉鱼还跪在擂台上,她从未觉得这些声音这般刺耳过,双手紧握,纤指已经嵌进掌心的肉里,指间有血溢出。

  她不甘心。

  自己明明已经很努力。

  道台上四位族老同时出手。

  她们为姜洛神勾勒出完整的凤族圣纹,凝聚圣纹的刹那,姜洛神的修为陡然攀升。

  寻常小辈不敢再看她。

  凤霜看着姜洛神,轻笑道:“神曦,你如今成为凤族圣女,有什么话想对族人说?”

  “无话可说。”

  姜洛神平淡道。

  她不知道该怎样面对这群“热情”的族人,知道她血脉有污点时,他们可不是这样对自己的。

  凤霜闻言有些尴尬。

  “看来大家太热情,圣女是激动的说不出话来。”

  凤霜随便找了个借口。

  “哈哈哈。”

  “圣女真可爱。”

  “我永远支持神曦圣女。”

  ……

  “肃静!”

  凤霜声音洪亮的喊道。

  有族老严声道:“我再次警告你们,有些事在族内议论就好,如果敢传出去,就算他是凤族天骄,也严惩不贷。”

  凤族小辈们默不作声。

  正所谓家丑不可外扬,族老警告的谁,她们心里都清楚。

  “族会结束!”

  凤四娘出现在擂台上,她带走落败的凤沉鱼,好在这次对决没有伤及本源。

  族会结束后,凤霜站在姜洛神身旁,凤倾仙走过来恭喜她。

  凤舞对着她冷笑:“现在就去迎合,不愧是你。”

  “洛神,恭喜你。”

  凤倾仙笑容真诚。

  姜洛神回以微笑,柔声道:“谢谢姐姐。”

  凤霜严肃道:“倾仙,以后要叫神曦或者圣女。”

  凤倾仙连连点头,恭敬道:“多谢长老提醒。”

  这时凤舞也走了过来,身姿摇曳,她笑着打招呼:“神曦妹妹,你好啊,我是凤舞。”

  姜洛神微微点头,现在敢上前和她说话的都是圣族嫡系天骄,其余人都没有那个胆量。

  “神曦妹妹,我最近收集到稀有的神鳯裙,你穿上肯定很漂亮。”凤舞满脸笑容。

  凤倾仙脸上有些不屑,这女人刚才还不爽,变脸可真够快的,现在就想拉拢姜洛神。

  姜洛神没有在意,她看向凤霜,“我想见母亲。”

  “跟我来吧。”

  凤霜腾云驾雾。

  姜洛神跟随她离开。

  凤倾仙和凤舞没有去凑热闹。

  凤舞看着凤倾仙,凤眸微凝,有些疑惑,“凤倾仙,我看你们挺熟的,以前认识?”

  “我随长老下界迎接圣女回族,当然比你熟。”凤倾仙挑眉。

  凤舞没有多想,得意道:“不知道凤沉鱼能不能从打击中走出来,换成我以后都没脸见人。”

  “呵呵,她道心崩塌,对你有什么好处?”

  “如果某圣女犯错,说不准就轮到我。”凤舞笑的很开心。

  只要姜洛神犯错,凤沉鱼道心崩塌,她就是圣女的最佳人选。

  凤倾仙嘴角挂着不屑的笑容,冷笑道:“嘁,想的美。”

  “难道你不想当圣女?”

  “反正不想让你当圣女。”

  ……

  凤栖楼。

  云雾缭绕。

  金色楼阁周围很安静。

  阁楼前有白发融于泥土的老妪盘坐在青石上,她的修为姜洛神完全感觉不出来。

  “见过圣女。”

  老妪态度恭敬道。

  姜洛神走近阁楼,心跳加速,没有见南宫烟那般紧张,推开紧闭的房门,里面缭绕着神香。

  地面飘着朦胧的云雾。

  姜洛神走进阁楼,里面点满蜡烛,她看到泛着幽光的锁链。

  这是特殊材料做成的秩序锁链,就算神境巅峰都打不破。

  身穿白衣的仙子盘坐在阁楼中,她闭着眼眸,神情宁静。

  那是姜洛神见过最漂亮的女人,她愣在原地不敢出声。

  凤挽月缓缓睁开眼眸,她早就感应到儿女的到来。

  她晶莹的眸子看着身前的姜洛神,眼里泛着泪光。

  “母亲。”

  姜洛神恭敬地跪下。

  “孩子,快起来。”凤挽月声音温柔,她眼中带着慈爱的目光,“让母亲好好看看你。”

  姜洛神坐到凤挽月身旁,当年她刚出生,就把她送走,没想到眨眼已经这么大。

  爷爷凤天神说母亲是强势霸道的女人,姜洛神感觉她和所有母亲一样温柔。

  凤挽月抚摸姜洛神的脸庞,面颊含笑,“你叫什么?”

  “回母亲,我叫姜洛神,爷爷赐名凤神曦。”

  “你喜欢哪个名字?”

  姜洛神面带微笑,郑重道:“我永远都是姜洛神。”

  凤挽月闻言,有些不忍,作为凤族圣女,她只能是凤神曦。

  生在圣族。

  她们注定生不由己。

  姜洛神看着母亲手脚都带着秩序锁链,非常心疼,沉声道:“母亲,爷爷答应我,只要我的血脉彻底返祖,他就能放您出来。”

  凤挽月眼神微凝,沉声道:“洛神,血脉彻底返祖,你将不再是自己,它会吞噬你。”

  上个血脉接近返祖的就是凤挽月,她知道血脉返祖的后果。

  姜洛神有所感应,她最近有几次无法控制自己的意识。

  她识海里寄居着远古凶兽,它和自己血脉相融,是它赋予姜洛神强大的力量。

  姜洛神渴望力量,不止是帮助母亲,她还想和秦牧团圆,不想看着夫君一个人努力。

  她也想变强。

  强到可以自己做主。

  “母亲,我也许有能力驾驭那股强大的力量。”姜洛神眼神坚定,她相信自己能做到。

  凤挽月很欣慰,而后柔声问道:“青玉呢?”

  “我娘走了。”

  姜洛神心情失落。

  那是除秦牧,对她最好的人,这辈子都无法报答她的恩情。

  凤挽月摇头轻叹。

  “青玉的魂魄会回到祖地,或许你们还有再见的机会。”

  “真的吗?”

  姜洛神的脸上泛着喜悦。

  凤挽月点头,“所有远古种族出生的灵魂,最后都会回到他们刚出生的地方。”

  姜洛神闻言有些期待,紧接着问道:“母亲,我父亲呢?”

  凤挽月眼眸里泛着光。

  “他在很远的地方。”

  “他还活着吗?”

  “不知道。”

  姜洛神继续询问,“母亲,父亲长什么样?”

  她像个孩子,充满好奇。

  凤挽月握着她的手,“我和你父亲仅有一面之缘。”

  “我没能记住他的容颜,只记得他的背影,他没有在世上留下任何痕迹,你是我们相遇的证明。”

  姜洛神微微皱眉,世间有一见钟情吗?难道父亲是负心汉,抛弃母亲不问不顾。

  “父亲叫什么,母亲你总记得吧?”姜洛神想问明白。

  她从未体会到父爱,在姜家,她非常羡慕妹妹,姜远成有好东西总是会留给姜洛音。

  那时候她还不明白,总觉得是妹妹小,所以照顾妹妹。

  凤挽月摇头轻叹:“你父亲不再当世,我已忘记他的姓名,他跨过时间长河只为与我相见。”

  姜洛神目瞪口呆。

  她猜到父亲不简单,没想到比想的还要不凡,跨越时间长河,那究竟是何种可怕的存在。

  凤挽月笑着说道:“孩子,也给母亲说说你的故事。”

  “我啊!”

  姜洛神俏脸上泛着笑,有些脸红,凤挽月看出她情窦已开。

  “是不是有喜欢的人?”

  姜洛神娇笑着点头:“母亲,我已经成婚好几年了。”

  “......”凤挽月大眼睛眨了眨,有些懵,想到姜洛神的年龄,在凡尘也是谈婚论嫁的年龄。

  “夫君有数不完的优点,他是我心中的盖世英雄。”姜洛神认真道。

  凤挽月不禁轻叹,“成为圣女,或许你们再也无法相见。”

  “母亲,我相信他会登临诸天,来到凤族接我们回家的。”姜洛神目光坚定,他相信秦牧。

  “他究竟有什么优点,让你这么痴迷?”凤挽月好奇道。

  “夫君温柔体贴,还会下厨,琴棋书画样样精通……”

  姜洛神把和秦牧生活的点点滴滴全部告诉母亲。

  她没有暴露秦牧的特殊身份,也没有暴露他的天道树。

  秦牧很优秀,凤挽月先是满意的点头,而后凤眉微皱,第六感告诉她,这里面有蹊跷。

  ……

  远古战场深处。

  高耸的黄岩石柱遗世独立。

  周围有很多皇榜强者,他们聚集在皇榜附近,这里有非常浓郁的灵气,规则也更完整。

  秦牧感应着四周的规则,觉得自己的肉身还能精进,因为天地规则的原因,他未能突破桎梏。

  他注视着不远处的皇榜,在寻找陈无双的名字。

  皇榜第一,无名。

  “无名,有意思。”秦牧轻笑,不知道他是真名叫无名,还是随便取的假名。

  皇榜第二,叶天行。

  皇榜第三,周无敌。

  皇榜第四,洛秋水。

  皇榜第五,君初见。

  皇榜第六,郭山。

  皇榜第七,慕天羽。

  皇榜第八,唐雪梨。

  皇榜第九,薛武林。

  皇榜第十,欧阳真。

  皇榜前十没有陈无双,秦牧微微皱眉,慕天羽都在上面,怎么没有他,难道已经登上红榜?

  陈无双不可能比慕天羽还差,秦牧又在后面的名字中寻找,确定皇榜上没有陈无双。

  “秦兄。”

  有壮汉来到秦牧身旁。

  “原来是林兄,好久不见。”秦牧笑着打招呼。

  林苍梧没有废话,直接拿出神源,感激道:“当初多谢相助,这些神源就算是报酬。”

  秦牧没有客气,三十枚神源对林苍梧来说不是小数目。

  足以证明他的为人,林苍梧是值得结交的朋友。

  他断臂已经愈合,而且修为大幅提升,已经是皇榜十三,正所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秦兄,你让我找好久。”林苍梧笑着说道。

  “是我不好,最近有点忙,所以没有来远古战场,你知不知道陈无双在何处?”秦牧笑着问道。

  林苍梧沉声道:“他去年就登上红榜前十,应该是想争夺仙路试炼资格。”

  “仙路试炼资格?”秦牧微惊,那貌似很重要,不过他有虞曦赠予的资格,也算捡到大便宜。

  林苍梧详细说道:“仙路试炼资格共有九十九个,红榜前三能获得仙路试炼资格,然后天荒大陆共有五个名额,接着便是诸天大族,八大圣族共占据四十个名额,天庭帝族占据着十个名额,剩下的就是其他远古种族。”

  名额的珍贵可想而知。

  仙路试炼必须到达神境巅峰,秦牧现在的修为明显不够。

  “林兄,请问仙路试炼什么时候开始?”

  “这个我不清楚。”

  林苍梧也是听说而已,他连参与仙路试炼资格的机会都没有。

  “哥哥,在天荒大概还要等十年。”耳边响起虞曦温柔的声音,她回答了秦牧的疑惑。

  秦牧笑着点头,十年,时间充足,他有把握达到神境巅峰。

  “那是秦寿?”

  “青榜第一?”

  “没错,就是他。”

  周围有很多皇榜强者,他们有的认出秦牧的容颜。

  “青榜第一,呵呵,陈无双离开后,这第一到底还有多少分量?”有皇榜强者不屑道。

  有女天骄打趣道:“你这么厉害,怎么不上去和他切磋呀。”

  “呵呵,欺负青榜小弟没意思。”说话的青年天骄明显是怕。

  能登上青榜第一,肯定不简单,要是输了,多丢脸。

  “怂货”

  女天骄翻了翻白眼。

  空间忽然震动,有道青光落在皇榜附近。

  四周天骄都神情郑重。

  来者一袭青衣,剑眉星目,浑身散发着强大的威压。

  林苍梧眼神微凝,郑重道:“是叶天行。”

  皇榜第二,叶天行,他的目光注视着秦牧,远远地拱手示意。

  秦牧隔空回礼。

  他感觉到强烈的战意。

  “我能和你切磋吗?”

  “当然。”

  面对叶天行的切磋请求,秦牧毫不犹豫的答应。

  “我们上天打。”

  叶天行腾空而起。

  秦牧跟着他前往荒芜的星空。

  他本来是想找陈无双切磋,叶天行是皇榜第二,主动要求,秦牧没理由拒绝。

  周围的皇榜强者异常激动,林苍梧已经跟了过去。

  “皇榜第二对战青榜第一,这一战肯定有看头。”

  周围的皇榜天骄全部跟过去,还有皇榜强者呼朋唤友。

  很快荒芜的星空变得热闹,大家都是来凑热闹的。

  星空中。

  两人已经在交锋。

  秦牧和叶天行碰撞出火花。

  化神境巅峰,体内灵力转化为神力,可以施展神通,而且还能借助道种的力量。

  秦牧是全靠纯肉身的力量,他的血肉拥有神力。

  “哇,秦寿果然人如其名,真能打。”有绝美女子舔了舔嘴唇,这是她喜欢的类型。

  “秋水妹妹,我也能打啊。”附近有健壮青年嘿嘿直笑,还怪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光头。

  青年身体壮硕,肌肤呈现暗金色,他也是走炼体道路的。

  他和秦牧相同,是修炼纯肉身力量,没有借助外力。

  唐金鳞同样肉身强大,不过他是靠着移植的神骨。

  洛秋水鄙夷道:“周废物,你给老娘死远点。”

  “你怎么能这样骂我,我难道比不上他?”周无敌相当不服气。

  洛秋水冷笑:“也不照照镜子,别惹老娘,小心我喷口水淹死你,四肢发达的蠢货。”

  两人实力接近,不过洛秋水之前输给周无敌半招,洛秋水的嘴可从来没输过。

  除他们两位皇榜前十强者外,还有君初见和欧阳真在场。

  皇榜前十有一半在场。

  这可是很少见的。

  战场中。

  秦牧肉身秘境已经开启,每拳都让空间震动,他们是单纯切磋,都没有使用神兵。

  叶天行右手捏出剑指,空间划破,携带者强大的神力。

  秦牧挥拳迎击。

  剑指和铁拳碰撞。

  轰!

  空间震动。

  掀起阵阵风暴。

  两人站在星空的两端。

  叶天行表情有些痛苦,揉了揉手指,引得众人哈哈大笑。

  皇榜第二居然吃了亏。

  “这秦寿真厉害。”洛秋水嘴角上扬,像是发现了宝贝。

  秦牧拱手,“叶兄,你擅长的并不是肉搏,你随意。”

  “那好,接下来我要用剑!”叶天行手里出现一柄青锋。

  他闭上眼眸。

  整个人气息内敛。

  欧阳真沉声道:“叶天行居然认真了,看来秦寿真的很厉害。”

  君初见的白眸看着叶天行,她手中的剑在颤动,神情平静道:“他们这招要分胜负。”

  周围强者闻言大惊。

  君初见不仅是用剑的高手,传闻她可以预见未来。

  “初见,谁会赢?”

  洛秋水传音君初见。

  不过君初见没有回答。

  周无敌哈哈大笑,“天机不可泄露,是吧,初见妹妹?”

  “滚,我不想和你说话。”君初见语气淡漠。

  “这……我太难了……”周无敌感觉很没面子,自己好歹皇榜第三,怎么就这么不受待见。

  我对她们的态度不错啊?

  叶天行手中的剑忽然爆发出强盛的青光,周无敌等人在暴退,他们害怕被误伤。

  君初见淡淡道:“叶族传承神通,一剑隔世?”

  青光中有虚影持剑杀到。

  那股气息异常可怕,就算是红榜大神都不敢硬碰其锋芒。

  然而秦牧却抬手握拳。

  他的手臂上有凶兽凝聚,不是龙,而是消失已久的麒麟。

  秦牧施展出麒麟族的神通,麒麟拳轰然落下,空间扭曲,那道剑光没有接触到秦牧的身体。

  众人还在倒退,只见秦牧的拳头已经落在叶天行的胸前。

  “怎么可能……”

  咔嚓!

  远方大星被青光断为两半,而后像烟火般绽放。

  这威力就算大神都扛不住。

  秦牧的拳头落在叶天行胸前,但拳头却没有落下。

  叶天行摇了摇头,拱手道:“佩服,佩服,是我输了。”

  秦牧面带微笑,“侥幸而已,叶兄肯定还有很多底牌没用。”

  “生死搏杀我还有机会用底牌吗?我输的心服口服。”

  “叶兄大意而已。”

  秦牧的态度让叶天行很喜欢。

  叶天行当然还有很多底牌,秦牧的修为让他很佩服,居然能炼成如此厉害的肉身神通。

  “我给皇榜上的兄弟们丢脸了,哈哈哈。”叶天行对着周围皇榜天骄笑着说道。

  大家并没有当真,不过秦牧的强大,他们全都记在心里。

  “我来和你切磋肉身。”周无敌上前,这么多美女天骄在场,他很想找机会展示自己。

  君初见拿着柄特别长的剑,站出来,清冷道:“我要和你比剑。”

  洛秋水也来凑热闹,笑盈盈的说道:“打打杀杀多无趣,秋水想和秦兄煮茶论道。”

  大家对他很“热情”。

  秦牧挺想多交几个朋友,但他发现在暗处观察的南宫雪,笑着说道:“我们以后再交流切磋。”

  洛秋水沉声道:“圣药原即将开启,秦兄也要去采药?”

  “圣药原?”

  秦牧并不清楚。

  因为圣药原即将开启,众多皇榜天骄才出现在远古战场,等到开启时,皇榜前十都会出现。

  洛秋水热情的介绍什么是圣药原,还抛出橄榄枝,“秦兄进入圣药原,可要记得带带我。”

  “没问题。”

  秦牧笑着点头。

  他暗中传音南宫雪,约小姨妈在荒原隐秘的角落见面。

  即使能躲过其他人的眼睛,也躲不过虞曦的眼睛。

  之前南宫雪给他带来假消息,还以为是父亲回到中天域,没想到是个误会。

  南宫雪变漂亮许多,肤若冰雪,娇笑道:“小寿寿,你最近在忙什么?消失三年。”

  “唉,我夫人跑回娘家,我郁闷好久。”秦牧打趣道。

  闻言,南宫雪踮起脚尖,心疼的摸了摸他的头。

  秦牧忍不住笑出声,“开玩笑呢,你还当真。”

  “哇,你还敢骗我。”南宫雪气呼呼的踩了秦牧两脚。

  轰隆!

  突然晴天霹雳,紧接着阴云密布,吓得南宫雪惊魂失措。

  她连忙抱着秦牧,心虚道:“我也没干坏事呀,怎么感觉老天爷要劈我……”

  南宫雪被吓出冷汗,秦牧安慰道:“不怕,有我在。”

  南宫雪回过神来,连忙拍了拍胸口,平常打雷怎么可能吓到化神境巅峰的强者。

  秦牧微微皱眉。

  应该是虞曦的警告。

  看把南宫雪吓得,秦牧脸上的表情有些不悦,似乎是感应到什么,天空很快放晴。

  南宫雪松开秦牧,很快恢复活泼的状态,她背着小手,娇笑道:“看到我的青榜排名没有?”

  “很厉害,青榜第二。”

  “多亏你帮我获得的道种。”

  秦牧笑着说道:“南宫仙子还没突破,是想厚积薄发?”

  “不是啊,排名在你下面,我喜欢那位置。”南宫雪笑容阳光。

  秦牧汗颜,笑着摇头:“如果没有突破极境的打算,就不要在这境界浪费太多的时间。”

  南宫雪满脸甜笑道:“嗯,听你的,等你突破我就突破。”

  “……”

  “圣药原即将开启,正好我需要大量药材,南宫仙子有兴趣吗?”秦牧笑着问道。

  南宫雪迅速点头:“我去帮你收集药材,别总是给我好处,我又不真是你母亲。”

  听到南宫雪的话,秦牧思绪万千,虞曦将他当哥哥,说不定也有类似的原因。

  他想找机会问问虞曦。

  现在圣药原即将开启,他想获得大量灵药,虽然天道商城里有很多灵药,但是白嫖的更过瘾。

  ps:谢谢nuli8888投的月票,谢谢大家的推荐票,晚安。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